欢迎你访问神州法治网
首页 > 产业

亲历疯狂炒币:风险和暗道无处不在

2021-04-24 09:23:26 来源: 责任编辑:

  亲历疯狂炒币:风险和暗道无处不在

  本报记者/郑瑜/北京报道

  日前,虚拟币上演疯狂行情,“一夜暴富”的故事又悄然在各个社群里流传,但炒币之后无法变现的情况也在持续蔓延。

  根据央行要求,各金融机构和非银行支付机构不得直接或间接为“虚拟货币”提供账户开立、登记、交易、清算、结算等产品或服务。

  由于国内监管不允许银行、支付机构为虚拟币交易平台提供支付服务能力,OTC场外交易模式应运而生。其中,虚拟币的交易存在于虚拟币交易平台,法币资产的转移则发生在用户间的法币账户(银行卡、支付账户)之中,以此完成法币与虚拟币的交易。

  但随着反洗钱力度不断加大,“炒币赚到了币,怎么变成法币安全的落入腰包”成为各位炒币用户心中的大患。而为了想方设法逃过监管、钻法律的漏洞,虚拟币交易平台投资人心存侥幸地开始了“猫鼠游戏”……

  洗钱凶猛

  当前,通过比特币匿名转账逃开流向追踪,成为一些不法分子掩饰隐藏犯罪所得的手段。

  由于匿名、去中心化(在交易过程中具体体现为不依赖于中心结算)的特点,在比特币转账交易中,交易双方匿名不可追溯,极其容易被犯罪分子利用。比如嫌疑人将非法所得放入银行或其他金融机构,通过境外虚拟货币交易平台,将非法所得转换为比特币等虚拟货币,接下来进行基于虚拟货币的转账或直接兑换成人民币等法币。

  裁判文书网上的一则案例显示,多名被告实施电信诈骗,张某(化名)负责通过刷POS机消费转移钱款,丁某通过比特币交易的方式将诈骗款换为比特币,然后将购买来的比特币卖出,并指令比特币买家将人民币钱款转入多个个人银行账户,最后将钱取出,以达到洗钱目的。

  腾讯安全战略研究分析指出,前几年,国内虚拟货币洗钱犯罪并不常见,近年来(数量)突然猛增。在裁判文书网上查询国内虚拟币相关洗钱案件,2020年案件量明显多于2019年之前的案件量,2021年至今的案件量已经超过了2019年全年数量。

  “虚拟货币中,比特币是大多犯罪分子洗钱的必备选项,用比特币洗钱这条黑产链的资金体量令人咂舌。2019年、2020年转入非法资金的比特币地址越来越多,而每笔金额千万美元甚至上亿美元的占比也有所上升。也就是说,2019年、2020年每年转入比特币地址的非法资金有数十亿美元之巨,超过百亿元人民币。”腾讯安全战略研究表示。

  对于犯罪分子“青睐”通过比特币洗钱的原因,上述分析认为,基于比特币市场逐渐成熟的背景,以及全球疫情加重等因素。就国内而言,主要原因是2020年末开始的“断卡”行动,依赖于国内银行卡取现的传统洗钱模式受到严重冲击,犯罪分子不得不改变策略,“比特币洗钱”自然成为更加划算的条件。

   交易关卡

  比特币交易到底面临着哪些暗道和风险?《中国经营报》记者以买币者的身份进行了体验式调查。

  “请提供近7天银行卡流水,账户余额。”“为什么最近7天没有消费?那提供最近一个月的银行流水”日前,记者在尝试向某国内虚拟币交易平台购入比特币时,被卖家要求出示银行卡流水。卖家反复表示,因最近OTC交易黑钱流入比较大,希望买家理解。

  在记者提供最近一个月流水后,对方因看不到记者余额更详细的来源,拒绝了记者在场外向其转账人民币。最终,记者购入比特币的订单因逾期被自动取消。

  卖家交易缘何如此“谨慎”?

  事实上,从去年开始的币圈“冻卡潮”正在不断扩大,“稍不留神”交易的银行卡就会被冻结,连原本自己的资金也无法取出,后续还可能需要配合警方调查。

  目前,行业的默契在于——“买家从银行或第三方支付工具直接转账,不要备注。”

  但这样的做法显然不能完全躲过银行等支付通道的监控。在记者使用支付宝转账给虚拟币平台上的卖家时,支付宝直接弹出了“诈骗提醒”,除了“立即举报”的按钮再无其他选项。

  不过,当记者更换同一身份证注册的另一个支付宝账户,继续尝试向上述卖家发其转账时,变成了反欺诈中心提醒,多了“去答题”的选项,正确对一些防诈知识进行作答后,记者完成了向卖家的转账。

  需要指出的是,虽然第三方不能百分百阻拦买家,似乎让投资者有了喘息之机。但是即便成功完成交易后,投资者仍面临后续冻卡的风险。

   变现“花招”

  为了能安全地将炒币获得的收益变成法币,币圈中人可谓绞尽脑汁。

  除了上述提及的“不要备注”,在查阅各个卖家的交易要求过程中,一些提示常令人哭笑不得——“转给某某银行,支行随便你写” “‘公安备案’,黑钱自重”“不要扫码,手动搜我微信号,添加后请打招呼,我也加上你后,再转账”。

  有的卖家为了分散风险,甚至动员亲戚朋友分开十几张卡收款。亦或者折价出售,变相逼迫对手方用“沉淀资金”快速买入。(在账户现有的余额而不是腾挪来的“黑钱”)。

  在线上交易“信任”危机愈演愈烈之时,办理一张国外的银行卡,将手中的币换成美元也成为了一时的解法。同时,一部分人也将目光投至线下,打出了现金交易优先的口号。

  不过,上述招数并不能瞒天过海。

  区块链与数字货币研究者杨俊表示,对于银行、支付机构均有反洗钱义务与职责,且必须覆盖所有用户及其所有行为,是否备注虚拟币交易只是用户的一种交易行为。如果备注的话有助于银行、支付机构对该交易的真实用途予以识别与控制,若不备注则相应增加了识别虚拟币交易的难度,但并不一定能够逃避开反洗钱识别,能否识别与监督到则需要根据交易发生平台(银行、支付机构)的反洗钱能力,尤其是反洗钱策略模型与系统运营能力。

   监管警觉

  “炒币赚了点钱,变成法币的一霎那银行卡被冻结了,收到黑钱了。”小王(化名)表示,“刚刚去银行了,得到答复说是‘可疑转账行政冻结’,卖币首款触发了风控,解冻时间需要3天,如果查明我没有问题的话会自动解冻。”

  中国银行法学研究会理事肖飒撰文指出,“银行账户被冻结的原因有很多,而在币圈,冻结的多数原因可特定化为银行账户欠款来源不法,系属脏款。在银行账户所有人的主观方面无法确定的情形下,为避免赃款被隐匿,司法机关往往会扩大可控制的银行账户范围。”

  肖飒认为,这些“冻卡”事件,与近年司法机关的办案倾向息息相关。一方面,自2021年刑法修正案(十一)生效、洗钱行为入罪以来,洗钱行为已被各地侦查机关纳入打击犯罪的工作重点。而无论是洗钱罪还是掩饰隐瞒犯罪所得罪,上游犯罪的赃款走向都是该类犯罪构成要件中的关键。虚拟货币的法币交易往往忽略对资金来源的审查,当侦查机关认定赃款流向并介入调查时,便会冻结银行账户。另一方面,2020年年底五部门联合出台《关于依法严厉打击惩戒治理非法买卖电话卡银行卡违法犯罪活动的通告》,决定着重打击由电话卡、银行卡引发的电信网络诈骗犯罪。基于此,近期加强了对银行卡资金流水的管控。而容易存在疑点的币圈账户,正是司法机关关注的重点之一。

[责任编辑:]

头条信息

热点文章

本网站内容来源于互联网,如因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 邮箱:hyxs2020@qq.com

神州法治网版权所有 (c) All Rights Reserved. 环球经济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