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你访问神州法治网
首页 > 法治

河南商丘:刑事案件二审开庭引近3万人围观 律师直言“罪名荒唐”

2022-01-07 12:19:23 来源:中和网 责任编辑:

  2021年12月25日,河南商丘一场备受社会关注的刑事二审 “朱桂芝被指控职务侵占、诈骗、对非国家工作人员行贿、非法转让、倒卖土地使用权、强迫交易罪”案件在商丘市中级人民法院公开审理。庭审从上午9时至12时结束,商丘中院对该案件进行了庭审直播,短短3个小时的庭审,吸引了大量人士围观,在线观看人数近3万余人,创商丘近期案件关注度新高,一举成为大家议论的焦点。对此商丘中院该案主审法官以自己在外出差为由并未对网上流传的视频做过多解释。

  庭审现场,年近60岁的被告人朱桂芝头发灰白,身穿紫色毛衣。此次庭审是朱桂芝二审上诉案件。朱桂芝被指控职务侵占、诈骗、对非国家工作人员行贿、非法转让、倒卖土地使用权、强迫交易五项罪名,2021年11月7日,夏邑县人民法院判处其犯诈骗罪、非法转让、倒卖土地使用权罪、强迫交易罪,决定执行有期徒刑20年,收到判决书后朱桂芝对一审判决不服,提起上诉。

  事情经过

  一切都要从十年前说起,一切都围绕一宗土地展开。朱桂芝是商丘永城市人, 2009年,她通过朋友介绍认识了永城市的风云人物河南力鸿企业管理咨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力鸿公司)的法定代表人陈力。

  2010年5月,陈力拿着一张永城市民政局向市政府申请力鸿公司在新城区投资建设老年康复中心的批复找到朱桂芝,称自己手里有一块75亩土地可以一起搞开发,此时陈力的力鸿公司尚未取得该土地使用权。蒙在鼓里的朱桂芝于2010年9月17日与陈力签订《土地合作开发协议书》投资建设老年康复中心。协议约定“双方合作开发的土地系以力鸿公司的名义申请立项,朱桂芝为实际的出资人。本以为可以合法投资赚到钱的朱桂芝怎么都想不到,十年后她会因这次合作遭遇刑事追诉、身陷囹圄。

  为投资合作老年康复中心,2011年前后资金不足的朱桂芝找到崔程峰等9名地主户一起合作投资,这些人委托朱桂芝向陈力支付投资款。后期按照约定朱桂芝等人共向陈力缴纳5000多万元。陈力及公司也出具了“75亩地款已付清”证明。后期因土地所有权始终不能取得,投资项目迟迟无法进行,得知被骗的十余名投资人多次找陈力要求退款未果。

  为了不让投资付出东流。无奈之下十余名投资人多方筹集资金,于2013年1月14日,以力鸿公司名义向政府缴纳了土地出让金2981.89万元,至此合法获得该宗土地的使用权。办理审批手续期间,陈力继续以各种理由加价,否则将无法实际开发,2013年8月13日,崔程锋在未经其他投资人同意情况下与力鸿公司再次签协《补充协议》。约定“力鸿公司将位于芒山路西,规划路东的净地55亩转让给崔成峰,价格为7700万元,同时陈力把力鸿公司法人、股东、股权全部无条件过户给崔成峰。除去已支付费用,下欠2200万元。”

  2014 年 6 月政府将该地的规划用途变更为商住用地。合作土地性质变更后,康复中心项目流产,十余名投资人为了能尽快摆脱困境,一直多方寻求合作开发伙伴。直至2015年1月崔程峰、朱桂芝等人以力鸿公司名义(此时法定代表人是崔程峰)与商丘市柏亿置业有限公司法人杨柏伟签订《合作开发合同书》,对涉案土地开发状元府邸小区。2016年2月力鸿公司又补缴土地出让金4948万元。加上之前交的2981余万元,共计缴纳土地出让金7000万元。加上陈力索要的7700万元,此时投资人总投入高达1.56亿余元。而这1.56亿元中陈力获利比政府收的土地出让金还要高。

  朱桂芝家属的举报材料反映,就在土地用途发生变化期间,2014年12月30日,陈力通过私人关系在商丘市公安局车管所非法操作办理出471套挂车的机动车登记证书、机动车行驶证、车辆号牌等手续,转售倒卖后非法获利2300万,被许昌市法院以犯买卖国家机关证件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缓刑四年。数十名涉案家属极度认为不公,多次信访举报,引发陈力受贿案,商丘市车管所从所长到民警塌方式沦陷。2017年4月17日,陈力因为办理挂车手续向车管大队工作人员行贿430余万元,被河南省清丰县法院判处行贿罪,有期徒刑三年,与前犯购买国家机关证件罪并罚,执行有期徒刑五年。

  朱桂芝家属反映称,陈力服刑期间得知该宗土地正在顺利开发后,在狱中多次遥控指挥他人向受害人实施敲诈,一张嘴就要上千万,并扬言“不拿钱,让你家破人亡”。谁曾想一个在监狱里关着的人竟能对外面的受害人说出这样的话,很多人都不敢相信。但没过多久陈力就被假释释放了。传闻陈力前期为自己“跑事”花了上千万,出狱后陈力便开始向崔程峰、朱桂芝等投资人索要2200万元欠款,由于追加的这些钱,多半投资人并不认可,是崔成峰私自出具,导致其他投资人不愿交钱,朱桂芝也无钱支付,陈力找人稍话“不给钱,把地搞垮,谁也捞不着,让你们人财两空、家破人亡”。很快,陈力的话应验了,教育整顿期间,陈力利用朱桂芝及杨柏伟的对立面,他们不停的往上级以寄信的方式举报朱桂芝和杨柏伟,2020年6月,商丘市柏亿置业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杨柏伟及公司工作人员共8人被抓,涉嫌寻衅滋事、强迫交易、诈骗三个罪名。2020年6月30日,朱桂芝被以职务侵占罪名被抓获,而且以涉黑涉恶线索进行侦查,并进行异地管辖。

  2021年11月7日,夏邑县人民法院判处朱桂芝犯诈骗罪、非法转让、倒卖土地使用权罪、强迫交易罪,决定执行有期徒刑20年。

  备受关注的疑点

  让朱桂芝家属不能理解的是,一审所列罪名和定罪严重违背法治精神和常识,硬生生把本事民事纠纷“变成刑事犯罪”。

  在庭审现场,朱桂芝的律师朱明勇表示对一审判决内容匪夷所思,“空手套白狼搞了7000万的人没事,然后花了几千万被定为是非法转让土地使用权罪,强迫交易,自己是被强迫了,被装修了,行贿的人也不犯罪,受贿的人也不犯罪,说我让他去行贿的人犯罪了。这个案件一审判了20年,但是我们仔细把这几个罪名一看,每一个罪名都不构成,不仅每个罪名都不构成,而且每一个罪名都很荒唐...”

  指控一:非法倒卖土地罪,本案指控的非法转让、倒卖土地使用权罪,就是2011年前后朱桂芝引进9名投资人共同投资的行为,但2013年力鸿公司才获得土地使用权,朱桂芝如何出售不存在的土地权?“明明就是一起正常的民事行为,硬生生的被扣上了“刑事犯罪”的帽子。如果非说有人非法倒卖土地犯罪,应该追究的也不应该是朱桂芝。”

  指控二:强迫交易罪,检察院指控朱桂芝与开发商杨柏伟为非法占用地主户的出让金,强行装修商铺,涉嫌强迫交易罪。朱桂芝等地主户约定,商铺装修后按出资比例分配租金,为尽快投入使用,2020年5月14日,崔程峰代表朱桂芝等地主户与商丘柏亿置业有限公司签订《房地产开发合同书》补充协议,约定交房前整个商场统一装修,费用从已经支付土地出让金和契税及支出陈力费用4300万余元中扣除。装修后,因多种原因部分地主户反悔,并通过民事诉讼要求返还其垫付的土地出让金和契税款,得到法院的支持。双方约定的杨柏伟及其所在的公司扣除地主户垫付的土地出让金抵偿装修费的条款落空,杨柏伟的装修款也没了着落。而杨柏伟装修的商铺有很大一部分属于杨柏伟、朱桂芝及其亲友所有,朱桂芝与其他被装修的人身份是一致的,都属于地主户。即便强迫交易罪成立,她也是强迫交易的被害人,而非被告人。需要引起注意的是,实施具体装修行为的杨柏伟并没有被指控该罪,不认为犯罪,但是没有任何动机、行为、获利的朱桂芝却被认定构成该罪。

  指控三:向非国家工作人员行贿罪,起诉书指控,“为顺利承建状元府邸小区1、3号楼工程,冀海岩通过承建商孙恩军找朱桂芝协调的过程中,朱桂芝教唆冀海岩给杨柏伟送20万元现金,因为冀海岩拿不出现金,在2016年12月16日,冀海岩在永城市明珠花园小区杨柏伟的临时办公室内,在朱桂芝、杨柏伟在场的情况下,冀海岩给杨柏伟写了一张20万元的欠条。2017年6月14日,该20万元被杨柏伟从冀海岩的工程款中扣除。”该案朱桂芝及杨柏伟均否认有此事,全案无任何证据,再此情况下一审对该罪未予认定。夏邑县检察院对此抗诉,令人感到极其荒谬的是,检察院仅指控朱桂芝一人教唆冀海岩向杨柏伟行贿20万元,而具有行贿主体的冀海岩没有被指控犯罪,并在起诉中作为证人出现,受贿主体杨柏伟也没有被指控犯罪,而指控称,教唆的朱桂芝却被指控对非国家工作人员犯行贿罪。

  朱桂芝家属反映,本案荒唐的认定还远远不止这些,仅靠举报人自己单一证言,在毫无任何证据的情况下就认定了一起70万元诈骗重罪;跟自己毫无关联的事情就指控被告人参与犯罪等等现象在本案指控中比比皆是,如果不是真实发生,可能任何人都不敢相信。

  在国家强力推进依法治国的征程中竟然会有这种典型冤案的发生。当前国际外形式复杂,国内疫情严峻,党中央再三强调要求各级切实抓好“六稳、六保”,三令五申要求政法队伍执法中正视民营企业在正常经营过程中产生的矛盾纠纷,坚决防止用刑事手段干预民事矛盾纠纷。公安部、最高检、最高法多次明确要求各级法院要正确区分经济纠纷和刑事犯罪的区别。

  更让朱桂芝家属不能理解的是,多起经济纠纷与刑事犯罪故意混淆,通过动用刑事强制手段介入正常民事活动,一起起民事纠纷硬生生被定性成了犯罪,导致民营企业法人、投资人、员工集体被抓,企业关门倒闭,工程长期烂尾,数亿资产付出东流,上千户业主基本生活至今不能得到保障,人民群众利益受到严重影响,人民安全感满意度极度下降。对此夏邑法院也并没有对此事做过多解释。

  民事纠纷演变成刑事犯罪?

  朱桂芝家属在反映材料一再强调,定罪是要拿事实说话的。第一次朱桂芝被公安机关带走后因证据不足被取保候审,后期陈力利用教育整顿的“风”不停的寄信告状,朱桂芝第二次进去,后期证据不足,检察院多次补充侦查。“夏邑法院曾有了解内幕的人称,该案件确实冤,但是领导安排了,必须全部报而且要顶格判”朱桂芝家属表示,“2021年11月7日夏邑县法院在证据极其不足,事实严重不清的情况以朱桂芝诈骗罪、非法转让、倒卖土地使用权罪、强迫交易罪三项罪名,判处有期徒刑20年。一件件民事纠纷怎么就硬生生的被靠到了刑事犯罪上顶格判处重刑。谁也想不到一个年近60岁的妇女,既不涉黑、又不涉恶,怎么就就判处了比本地多起领导黑社会组织的头目还要重的刑罚”。

  “夏邑县法院在审理该案件期间一直带有及其严重的左倾思想,合议庭法官严重不作为、乱作为。主审法官杨雷功、蒋建民就像接到了“圣旨”一般,视法律如儿戏,身为人民法官,不但不为人民说实话、伸正义,反而不担当、不作为,典型的滥用职权、枉法裁判,严重违反法律的公平公正,完全不顾疑罪从无原则,够不够都要判?赤裸裸的制造冤案”,朱桂芝家属表示“明明是一起经济纠纷,硬给判成了强迫交易,明明是事件中的受害人怎么就变成嫌疑犯”,而且在本案中出现了多次“用嫌疑人的证言来定受害人的罪”的乌龙事件。

  朱明勇律师在庭审中义愤填膺表示,为什么会有这么奇奇怪怪的一些判决的案例,放到裁判文书网上去看,这恐怕要成为一个错案纠正的一个典型个案。但是为什么我们看到一审还判了20年,你们算出这边的一个黑社会组织领导者能判多少年?所以他越是极端的错误,就越容易暴露出来他问题的严重性。

  目前该案已经二审庭审结束,朱桂芝的代理律师认为,“希望二审合议庭直接给他改判无罪”。

  法律延展:曾经轰动一时的赵作海案、杨波涛案、吴春红案、黄爱英案……,一切的一切背后都有着各种复杂的背景和原因。最高法也针对预防冤假错案出台了多部相应的法规。

  最高人民法院下发《法官惩戒工作程序规定(试行)》

  最高法《关于建立健全防范刑事冤假错案工作机制的意见》

  《中央政法委关于切实防止冤假错案的规定》

  来源http://www.jinriguanzhu.com.cn/art/20145

[责任编辑:]

头条信息

热点文章

本网站内容来源于互联网,如因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 邮箱:hyxs2020@qq.com

神州法治网版权所有 (c) All Rights Reserved. 环球经济网